画家李林君画梅:大美不忍堪摘

2021-10-28 21:41 新浪收藏
咪乐|直播|会员号 加快编制全球引才发展策略。

  刘恒志

  历数古往今来的画坛,画梅者林林总总,然真正达至化境的,如关山月、林凡、王成喜先生等等佳作精品,当令人肃然起敬。如今又有一位李林君先生,手法也好生了得!看林君作梅,如同观赏美的证生,心中和畅怡然。

  本文作者应邀为李林君梅花新作题款《幸福中国红梅开》

  艺术创造的美,常常令人不可思议。当自然界的动物和植物,一旦被生花妙笔点缀在画卷,甚至平时看来微不足道的东西,常常要变得比那些尚在自然界里活着的更有意味。这就是艺术劳动的魅力与价值所在了。自从美在艺术中诞生,审美的眼睛总是这样,不要活物要死物,因为那画上的“死”,其实是一种栩栩如生的另一种高级而永恒的“活”。艺术的赏玩者,总能乐乐陶陶地从中品味出新的生命和新的意味来,并视作一种独造自然的终极享受。这就是艺术美的诱惑了。

  《幸福中国红梅开》

  艺术佳作之所以动人心弦,是因为美的诞生,终须要艺术家的大智大慧,用大技大巧,采自然界万千精华倾心酿造,它高度提升了自然美、又诠释了自然美,非凡人所能造得,这就是艺术美的重要了。然而我要说的是,从李林君的画作里,我悟出了艺术美何以高于自然美的奥妙。李林君的一幅梅花,在我客厅里端挂,走马灯似的新朋老友,文学、音乐、戏剧、影视、舞蹈、美术等各路名家,凡到寒舍一晤者,无不注意到它的存在,赏踱流连画前,嘤嘤嘁嘁地这样那样评赞一番。及至临走,也掩不住对此作的景羡与留恋;有些画界的高手朋友来,甚至干脆就是品赏李林君的雅作,而每每忽视了主人的存在。我的大小厅堂里挂出的画,不乏大家大作,而李林君的梅花,却如此这般地醒目和耐人欣赏,乃我所始料不及。

  我惊异于李林君何以有这样一幅梅。这种艺体太古典,却能开在现代人的心上,仍不显陈旧、泛滥与眼熟。我翻过许多古今画谱与画典,观瞻过许多画展画廊,李林君的这棵梅并非改头换面的似曾相识,真格属于他自己艺术的戛戛独造。静夜,孤独的灯光下悄看这梅花,便有瘦影扶疏的枝桠一边由远及近探向心灵,一面绽开着密密层层的飞扬的意绪。精致的花朵和细蕊带着入微的抽象,极工笔又极写意地扑来看不见的泥土和木质的清香。一首简洁而复杂的风骨进行曲,枝枝无雪,却弥漫着雪意;瓣瓣无风,却似有风吹送来的素朴、单纯、宁静、平和、快乐的春色。踯躅画前,好像自己在静夜思中,似哥德巴赫那般猜想,在李林君先生某一页情感档案的深处,一定珍藏着一个唤作梅的或者开着与梅朵一样芬芳的女子。他们邂逅于祖国大好河山,踏白雪游梅林或迎清风倚梅枝或饮寒露吟梅花,经历了刻骨铭心的梅花精神的洗浴。否则,他的梅花何以如此惊世骇俗又如此柔情万种,他的笔法何以如此鬼斧神工又如此恣肆流畅,他的构型何以如此严谨有度又如此灵动飞扬,他的色彩何以如此深沉冷峻而又如此秾丽温馨?

  《独俏一枝春》

  创造的动力对艺术家来说各不相同,我所以敢于在这里幽他一默,张冠李戴地为他智慧和灵感的泉水找出美丽的源头来,恰恰因为儒雅朴讷的李林君人格与人品,一如他的梅花和画风,有着严谨、深厚而高洁的法度,芸芸众人已然皆知,亦有风骨朗健血肉清明的梅花为证。我向来认为,在中国,判断一个作家的人文品格要看他如何写魂;判断一个画家的人文品格则最好看他如何画梅。有人不画梅,那么就看他用何等画境去梳理笔墨、线条与色彩的羽毛。而李林君是真真切切刻划了梅的,并件件都似经过了飞雪与徐风的剪裁。原来那唤作梅的或者有着与梅一样芬芳的女子,正是他所钟爱的赐予他生命与激情的大自然的魂魄,卓尔不群的梅花,显示他举法求变、善造独创的风流。

  《梅兰竹菊》

  自古雅士多风流。李林君的风流,在于撷圣贤之文化,采天地之灵气,得禅宗之寂静,绘万物于盈尺。李林君的风流,在于学贯中西、融会古今,承继传统又创化传统,独标新异又张扬个性。李林君的风流里有天地人在合一,有花鸟禽兽虫鱼在媲美。李林君的风流,当然不只是一枝梅。

  《富贵平安》

  当你览阅李林君那洋洋大观的画作,缤纷迥异的状貌便拢合成一个明晰的整体。工笔画墨线与色彩的精雕细刻,写意画风骨与神采的豁达大度,像中国美学思想形神兼备的响亮的鱼饵,钓在我们眼睛后面的脑海里。然起伏在审美大脑的海面上的,又绝非是一个鱼钩上并肩钓着的工笔与写意这两条鱼,以各自的方式活跃在同一个画面里,而是历经“工”为雄、“意”为雌的良性杂交技术,衍化、脱生出来的一整条活蹦乱跳的艺术美鱼,作为味美肉鲜的整体美学存在。李林君写意工笔画,便如此这般诗意地愉悦着犀利委婉、浃肌透髓的美的钓钩。

  在李林君不同版本的精美画册中,他浑然天成、妙意横生的笔墨挥洒之处,山水有情,花鸟有灵,草木拟人,引人入胜的不独是柔情万种,读来尤若闯入蔚蔚大观的创造美学的课堂。

  《俏不争春》

  书香门第出身的李林君,早年就曾得高师指点,千百次翻来覆去地描摹历代名家经典画本。如同他的书法,都是以少驭大的童子功。

  如同一束花朵,美貌是由根部生成的。那生起了美的根系,是临摹历代精品而获得的扎实基本功,是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技法与西洋技法的融合,它们生长出的茎和叶子又尽采养料、水和阳光,涵养出了硕美的艺术花朵。李林君的绘画如此,书法亦不列外。

  刘恒志题款《炎黄艺术馆》

  李林君习画早于书法,但绘画的成就却脱胎于篆隶行草精致大气、深刻圆融的运笔。然书画艺术的并辔精进,则双双得益于古典诗文的修炼,以及禅宗文化的涤养开悟。每每与之对谈,生性温和朴讷的李林君,一时性起,那绝少烟酒污染的绯红的舌头,会随时从不知何朝何代何人那里采摘来一些绝妙诗句,娓娓道来,条分缕析,与你共赏。而脱口诵出或随手写出的诗句,大多都从书架上诗词典籍中找不出的记忆,可见林君对历史文化搜寻与研修已超出惯常范畴,非吾辈所能企及。即便是以拈诗颂对为擅长的书画界,如此这般海纳古今的真雅士已然罕见,李林君可为其一。

  《军民情》

  伟大的艺术家必然是一个伟大的学习者。尼采在《曙光》一文中对“学习”有新解:“学习就是——自己使自己有天赋——”。李林君书画的成长与创造,青年、中年李林君艺术的跳达与演进,倘仅仅证明含辛茹苦而有效地学习能够通向成功,便不足为奇、为训。李林君能够对我们提供帮助的另外一个意义在于:艺术家在成功之后,更应一贯地保持艺术的清醒和潜研深磨的率真态度;在一步一重天地地迈向另一重天地的过程中,都满含新知识、新境界的渴望;在跨越前人、超越自我的每一步,都绑紧并踏响见强思超、见贤思齐的步伍;让自己笃志前行的第一段轨迹,都滋生出新的天赋与才华。

  《梅的局部》

  《梅》

  清代诗人袁枚曾以诗文比喻书画:“一切诗文,总须字立于纸,不可字卧纸上。人活则立,人死则卧,用笔亦然。”李林君便是这般用生命的动态,让美的艺术活在纸上。而他,则成为立在纸上的诗人。

  每每赏读那被笔墨外形、内蕴创化的美,那美的境与神会,真气扑人,便自然想到大头颅的黑格尔,他所以把美学与他茂密的美髯一样始称为“艺术哲学”,是因为艺术是按照美的规律创造美的唯一手段。

  《报春》

  《心花》

  艺术的创化与突破,大多出现在社会文化需要和艺术内在逻辑的交叉点上。处于这个交叉点上的美往往最动人,因为它朴素得像真理,也像文物。而美自身,不是社会文化的真理,却是艺术文化的真理。美与科学的真理一样,既是已达到的结果,又是通向达到结果的手段。

  《万花皆寂寞独俏一枝春》

  我于是张望一下立在纸上的李林君,为了已达到的美的真理和通向这个真理的美,他“应目、会心、畅神”的笔墨,在结果——手段——结果之间活着,往前走,并且抱着美,问个不休……!笔墨声声,盘古开今,提扬未来。疾徐万里乎?莫道真美无法罗列,大美不忍堪摘!

  本文作者刘恒志,系著名军旅文学家、剧作家、理论家、诗人、书法家。代表作《大裁军》《欲望号兵车》《先锋颂》《威武三国》《走向深蓝》《炎黄和盟》,中央政策研究室年度优秀课题奖、中组部全国优秀党建专题系列片一等奖、国家图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电视金鹰奖、飞天奖、国家文华大奖、国家文艺舞台精品工程经典剧目奖丶全军官兵最喜爱的图书奖丶解放军文艺奖新作品奖丶中央电视台优秀剧目奖丶海军文艺金锚奖丶中国音乐金钟奖、中国诗歌大奖金奖、全国书法一等奖、《兰亭序》临摩大赛一等奖,《炎黄和盟》荣登”戏剧中国”年度作品推选歌剧、舞台剧类最佳剧本榜首,受到广泛赞誉。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标签: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新闻排行
高清大图+ 更多
百度